滿園春色

滿園春色



一、仙猿摘果



人不風流隻為貧,這是誰也不能否認的。



人類,在原始本能激烈跳動的時候,是否真有坐懷不亂的柳下惠,和真正的

貞節烈女?舊社會的瓦解,新社會的動盪,使許多人懂得和命運挑戰,以及怎樣

向命運屈服。漈漈漈漈漈漈



下班鈴一響,趙紫陽突後把新錄用的三位打字小姐之中。那位長的最美的叫

「申屠」的小姐,叫到他的辨公室。他瞪著兩隻銅鈴似的色迷迷的眼睛,狠命的

死盯著申屠小姐那起伏不停的趐胸,想說什麼,可又欲言又止。



「經理。您叫我有什麼吩咐嗎?」申屠小姐閃動著一雙長長的睫毛,芳心中

覺得非常不安,態度卻異常恭敬。



「噢!你先坐。」趙紫陽的嘴在吱唔,但眼睛卻一刻也不離開申屠小姐那高

聳的趐胸,特別是她那對鼓鼓的肉球。



申屠小姐真的有點不好意思啦。她迅速的低下頭,臉上飛上兩朵紅霞,很快

的坐到對面的沙發上去。



這回,趙紫陽的視線挪動了,是從申屠小姐的兩座肉峰之上,滑落到她露在

藍色短裙外面,那雙看來雪白,潤滑而又修長的大腿。申屠小姐低著頭,不敢多

看趙經理一眼。



那腿多有意思,在黃昏將至的日光燈下,閃爍著醉人的光芒。這是趙紫陽心

裡想說的話。雖然趙紫陽的目光像兩道利箭,可是射不穿申屠的藍色短裙,一瞻

那神秘的方芳心地;何況申屠還有意的把兩隻大腿併攏的緊緊的。



「申屠小姐,對你的工作,你感到滿意嗎?」趙紫陽吃吃的笑著問。



「謝謝經理。」申屠芳心鹿撞,擡頭看了趙紫陽一眼,接著又趕快的低下。



趙紫陽接著說道︰「申屠小姐,你知道你在本公司招考職員的試捲上,分數

差得很多嗎?但我破格的錄用了你。」



「謝謝趙經理的愛護。」申屠閃動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流露出非常感激的目

光。



「你知道我為什麼破格的錄用你嗎?」趙紫陽神色自得的看著申屠說。



申屠搖了搖頭,沒有回答,嬌靨之上閃過一層茫然的紅暈。



「今後你要好好的工作,聽我的話!我會慢慢的給你加薪!」趙紫陽故意把

「我的話」和「慢慢的加薪」,加重了語氣,面上透著慾念的微笑。



識趣的申屠小姐,報以赧然的微笑,點點頭未說什麼。



「今晚上有其他的約會嗎?」趙紫陽單刀直入。



「沒有,我媽媽會等我吃飯。」申屠臉上飄過一陣紅暈。



「那麼,隨我去吃飯罷,我比你媽媽更會招顧你!」前一句像是命令,而後

一句的意味特別深長!



「不!不!」申屠拒絕了趙紫陽之後,趕忙又補充一句︰「謝謝經理。」



「怎麼!第一次就不想聽話?」趙紫陽不愧為「曾經滄海」的老手!顯然他

想利用他的職權。



「經理,怕同事們看到不好意思。」申屠羞答答的說了這麼一句。



「哼!誰管我的閒事,我就立刻開除他。哈哈哈……」趙紫陽說過之後,接

著一陣狂笑。漈漈漈漈



漈漈第二天他倆約好到中央飯店晚餐。「來,再喝一杯啤酒!」這是趙紫陽

的聲音。



「不行啦,經理,我的臉通紅啦,心裡也燒的很厲害。」



「在外邊不要叫我經理。」趙紫陽糾正申屠小姐。



「叫你什麼?」申屠小姐被肚中的酒燒的額角上露出盈盈汗珠,春意燎燃的

問著。



「叫我伯伯吧!」



「伯伯!」申屠小姐輕輕的叫了一聲,嬌艷的面腮,更加通紅了……



黃昏後的霓紅燈,陶醉了多少無知的男女青年,不夜的台北市街頭,又瘋狂

了多少知識份子,和有錢的老闆?



在一座最豪華的觀光飯店裡,趙紫陽挽著申屠小姐的纖纖細腰,由電梯中升

上最高的十三層大樓。進入設備齊全的高貴房間。



「經理,不!伯伯,怕媽媽在家等我!」



「不要緊,等下我親自送你回去。」



「不要!」申屠小姐撇了他一眼,故意的鼓著小嘴撒嬌。



「孩子,你是我看到的女人之中,最美麗的動物!來,我的乖乖,讓伯伯親

親……」趙紫陽說著,伸開有力的雙臂,猛然裡把申屠抱在懷裡,一陣狂吻。



申屠小姐的矜持,和少女獨有的羞怯,在高度的綺念慾火中,給熔化了。隻

見她星眼雙閉,手摟著趙紫陽的脖子,櫻桃似的小口中的尖舌,拚命的逗弄著趙

紫陽的舌頭。趙紫陽探手申屠的衣內,按摸著她帶有奶罩的雙乳。那東西那麼膩

有彈性,按下去馬上會彈回來,像不倒翁一樣,真有意思。另一隻手則沿著她潤

滑柔膩的大腿,徐徐的前進,漸漸的接近那神秘的三角地帶。



擋駕了,申屠小姐的雙腿用力的一夾,使趙紫陽的手不能再越雷池。然而,

人是一個多麼奇妙的動物啊。趙紫陽的手剛停,就立刻 過這沒有防線的地方,

迂迴到申屠小姐那平坦光滑的小肚上,來回的撫摸遊動,最後他用手指在她小小

的肚臍眼上輕輕的一按。



「噯呀!我癢啊,伯伯。」申屠小姐的大腿夾的更緊了。



趙紫陽撤回手,捧著她那紅得發亮的臉蛋。無限關懷的問著︰「乖,你告訴

我,哪裡癢?怎樣的癢法?」



申屠小姐嬌艷無比的白了他一眼,掙脫了他的手,一骨魯爬到席夢思的彈簧

床上,雙手掩面,嘴裡吐出鶯一般的聲音︰「你好壞!」



趙紫陽見狀,哈哈大笑,猛一跨步,跪到床上,雙手扳著申屠的香肩,翻轉

過來,就要申屠替他解上衣的鈕扣。



申屠用手指指著電燈,趙紫陽低低的對她說︰「不要緊,乖,讓伯伯看看你

的玉體小穴。」



「不要嘛,我怕!」



「怕什麼?」



「怕……」申屠的星眼一白道︰「怕你的一雙眼睛。」



「嘻嘻嘻,小鬼」趙紫陽送給她一個熱吻。然後給她解開鈕扣,取出奶罩,

一對直生生的奶子,緊依著申屠的呼吸,顫抖抖的如雨海洋裡的萬頃波浪。趙紫

陽喜極,伏身低頭,用口含著那一粒豆大小的肉球,不住的以舌尖舐她。申屠小

姐被吸舐的混身亂韻,沒口子的浪笑狂叫︰



「伯伯呀,我的好伯伯,不要再舐了!我癢的厲害,底下那小穴有東西流出

來。伯伯你看!」



趙紫陽真的擡頭一看,赫!不知何時,申屠竟自動的脫去了藍色的短裙,一

雙雪白均勻的玉腿,緊緊的併攏著平伸在床上,一條透明的尼龍三角褲,緊裹著

她渾圓的屁股和佈滿芳草的地方。兩邊高高的,中間有一道小溪。



趙紫陽哪能再按慾火,急急的褪下她那被濕透的三角褲,細細的看她那道不

滿二寸的水槽。他用手摸摸散佈在四周陰阜上的黑毛,並伸出食指,掀開那小口

的兩唇,一股春水流了出來,流了趙紫陽一手。



趙紫陽用舌尖舐舐著說︰「好甜!」



申屠似手指在自己的粉面上 ,說︰「穢死啦!」



「穢什麼?小姐的淫水最香最甜!」



「我的也香嗎?」



「讓我再嘗嘗!」趙紫陽爬在申屠的大腿之間,兩手把開陰唇,舌尖對準那

陰唇裡的一粒陰核,舐咂不住,嘴裡悶哼哼的,如老牛喘氣。



申屠哪經得如此的逗弄,淫心大動,屁股不斷的在左右揉搓,兩隻雪白的大

腿夾住趙紫陽的頭,嗚咽呻吟,滿口的浪叫︰



「伯伯,我的親伯伯,我那洞裡面癢死了!你的舌頭伸不到底,還是用你那

雞巴往……裡……面插吧!伯伯……噯呀……你看……水又流出來啦!」



申屠小姐的淫水也真多,流了趙紫陽一嘴一鼻子!這時申屠小姐的在哼哼呻

吟,嘴裡繼續的叫呼著︰



「我的親伯伯,你好歹脫了褲子搗我的小洞吧,我……我吃不消啦……不要

光叫那死短命的舌頭弄,弄不到底……我癢死啦……閒著雞巴哥哥……來……伯

伯,讓我給你脫!」



申屠小姐滿頭黑髮散披腦後,坐起來就去撕趙紫陽的褲子,那褲子隻脫下一

半,就見趙紫陽的陽物登龍一躍,露稜跳腦,像一匹脫 野馬,唏津津的昂首長

嘶,沈甸甸足有八寸!



申屠握著他的雞巴,來往的抽弄,一面看著趙紫陽吃吃的浪笑著說︰「親伯

伯,你為什麼會有這麼好的粗大雞巴!比我爹那陽物真是又粗又大!」說著就想

用口去親它。



趙紫陽往後一收,笑著問道︰「你叫你爹玩過?」



「沒有,我聽我媽媽常常瞞怨說他的又小又細!弄不過癮!」



「你媽媽多大歲數啦?」



「四十不到。」



「你叫別人搗過?」



「嗯!」



「誰?」



「是一個無聊的傢夥,強姦了我!」



「隻一次嗎?」



「不來啦,你老是問人家這個。好伯伯,讓我給你咂咂!噯噯……我的下邊

又流水啦……」說著,申屠小姐張口含住他的雞巴。



也許趙紫陽的雞巴真不小,塞的申屠的櫻桃小口滿滿的外邊剩下五分之三!



申屠小姐今年十九,好像也是一個精於此道的老手。隻看她星目微合,口含

龜稜,不住的左右摶摔,不住的上下吞吐!有時甚至用手拿著搖幌,在乳房上磨

擦!紅紅的舌尖,輕輕地舐著馬眼。手也不住的上下揉搓。趙紫陽隻是挺堅了那

貨,細迷雙眼,靜觀這副「美人良夜品簫」的美景,心裡不早的暢快萬分!



他一隻手拍拍她的香臂,低低的呼道︰「我的乖兒,你的小穴還癢不癢?如

果你這樣哄出了伯伯的身子,你的小穴再癢也沒有辦法!現在先讓我看看你那小

洞,而後你再咂它!」



申屠小姐狠力的咂一咂,鬆開陰莖,臥仰在席夢思叫著︰「伯伯,我的親伯

伯,你趕快的來吧,我的小洞裡癢的難受!伯伯,你和別的女人怎樣用力,你就

怎樣的弄我的小洞,我不會怕痛的!」隻見她星眸微合,等著趙紫陽的動作。



趙紫陽脫下衣褲,回身雙手掀著申屠的兩條大腿,盡量的逼向乳房,而申屠

利用手指挖著自己的陰阜。趙紫陽縱弄陽具,腰眼一挺,陽具昂首長嘶,「嗤」

的一聲,插入了五分之二!於是趙紫陽便來往的抽送起來。



申屠摟抱趙紫陽的屁股,哼哼唧唧的說道︰「好伯伯,再往裡頂一頂,那大

雞巴哥哥沒有全部進去。好伯伯,頂吧!噯噯……我的哥!」



趙紫陽今年快四十歲了,調理過不知多少女人,也稱得上是情場的聖手,可

是他遇倒像申屠這樣開通、浪漫的女孩,還是第一次。他怎不樂極情濃?隻見他

氣喘噓噓,行開八淺二深的硬功夫。扇打抽送、輕抽真撞。申屠小姐緊咬香唇,

星眸閉闔之間,微閃淚光。纖纖細腰和白生生的屁股,沒命的急幌閃搖,上下迎

就。趙紫陽隻要深頂一下,一定有「叭唧叭唧」的聲音!



「小妮子的浪水真多!」趙紫陽兩眼赤紅的笑著說。



「親伯伯……你用力的搗吧!樂死我這賤貨……看它以後還癢不……呀……

呼……親伯伯……我不叫你伯伯了……我要叫你……你……親爹……你頂的真舒

服……痛死了……親爹……你為什麼這麼會……呀……親爹!我的真爸爸!你用

力吧!我來接你……哼哼……噯噯!叭唧!噗!……噯呀……叭唧……叭唧……

我的親爹……真爸爸……叭唧……叭唧……」



趙紫陽也施出混身解數,拚了命的抽送。什麼九淺一深、二深八淺,全不行

啦,隻有下下連根盡送才能迎合申屠小姐的浪勁。申屠小姐的浪態真妙,兩片陰

唇不但會一咂一咂的吸含,還會一抽一縮的令人忘情。



趙紫陽那堅硬似鐵的陽物,用勁的向裡一頂,申屠小姐的粉股向上一迎!撞

個正著,子宮口深深的含著龜頭不放!申屠沒命的呻吟著呼叫︰



「我的親爹!好爸爸……你太會幹了!不要動!隻用力頂……噯呀……我的

親爹真爸爸……我不行了……你不要動啊……噯呀……頂住它……呀……呼……

我的親爹爸爸……呀呼……你不能動啊……我的親爹……爹……」



申屠小姐一面呻吟,一面沒口子的浪叫,混身顫抖成一塊。兩隻白滑滑的柔

臂,更是緊緊的死命的抱著趙紫陽的屁股,用力的向下壓,恨不得趙紫陽的兩個

卵子也擠到她那小浪穴中!



你看她星眼淚光閃閃,上牙咬著薄薄的下嘴唇,兩隻足蹺的高高的,絞叉在

趙紫陽的腿上,那圓圓的大屁股不住的瘋狂的搖、幌、閃、挺……趙紫陽隻覺通

身一陣暢美,也跟著緊張起來,他拚命的抓住申屠兩個圓圓的奶子,口裡不住的

哼呀,咳呀的呼叫︰



「我的親兒……親心肝……寶貝……我不行啦,我要……要射精了……我的

親兒……你……抱的我緊一點……我的心肝……乖兒……我要射……出……在你

的小浪穴裡……呀……呼……寶貝……乖兒……咬……咬我的肩膀……要快……

快……我的兒呀……嗯嗯……我要射了……」



趙紫陽射精了!一股股水銀似的精液,奇熱無比的全射申屠的子宮裡。申屠

小姐星眼朦朧,櫻桃口咬著趙紫陽的肩膀頭,身子起仰,緊套著趙紫陽的雞巴,

除了下邊還剩兩個卵子,看不見絲毫麈柄。



也許申屠樂極了,她黑眼球一翻,白眼珠子一瞪︰「哎呀!親爹!」她真的

丟出洩了身,一張白白的床單,濕滑滑的一大片。



兩個人從極樂的最高峰,一下降到零度,誰也沒有多餘的力氣。趙紫陽放下

申屠小姐那隻雪白潤滑的大腿,申屠鬆開趙紫陽的腰,兩隻臂癱伸在床上,香汗

淋漓,嬌喘不已……



「孩子,你感到滿足嗎?」趙紫陽說著,兩手捧著她紅馥馥的臉蛋,輕輕的

吻她的唇,眼睛和鼻子。申屠身子一動,趙紫陽的雞巴一下子滑出了她的小穴,

水淋淋,膩滑滑的,趙紫陽取過衛生紙擦拭。



申屠小姐問他幾點?趙紫陽說差十分十二點半。



「送我回家吧!經理。再晚了,我媽會一個人等我的。」申屠在找她的三角

褲。



「為什麼隻有你媽媽一個人等你?你爸爸不在家?」趙紫陽做試探的詢問。



「爸爸在台中上班,半個月才回來一次!唉……」申屠小姐歎了口氣。



「那你家裡沒有傭人?」趙紫陽得寸進尺。



「公正廉潔的公務員家裡哪可以請起下女?經理,那我明早用不著到你公司

裡上班啦?」申屠小姐流露出很傷心的樣子。



「我每個月多給你一千元,你家就可以請個下女,不過……」趙紫陽的眼睛

眨了兩眨,才笑嘻嘻的接著說︰「不過,要叫你媽陪陪我!」



「 !」申屠小姐很快的擰了他一把,笑罵著說︰「不要臉的傢夥,幹了人

家的姑娘不算,還要想幹人家的媽媽!看上天饒你才怪?」



「你媽媽漂不漂亮?」趙紫陽洋洋自得,毫不理會申屠小姐的笑罵。



「看我怎麼樣?」申屠小姐很俏皮的反問趙紫陽。



「漂亮溫柔,而且……夠味道……」趙紫陽恭維著申屠,並且接然粉頭來親

了個嘴。申屠用手推開趙紫陽,水汪汪的眸子飄了他一眼,說道︰「我媽媽呀,

比我還強!」



「那我們去吧!」趙紫陽飢不擇食。



「去哪裡?」申屠小姐故意問他。



「去找你媽……嘻嘻嘻嘻……」



「不要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