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訓班情事(01-08)

培訓班情事(01-08)



(1)實施



我叫陳北,今年已經38歲了,原本在一家建築公司做設計師,受個人性格

影響,我在這個崗位已經幹了整整15年了,一直本本分分,堅守在崗位上,沒

有大的成就,更不會拍領導的馬屁,以至于15年的工作就升過兩次職。對于前

幾年來說,建築行業在中國絕對是最賺錢的,隨著房價不斷瘋漲,公司很多人都

賺得盆滿缽滿,別說和我一塊來公司的,就是剛來沒幾年的員工都開上了豪車,

住進了別墅,而我卻還在領著每個月微薄的工資。然而誰會想到正是我的性格救

了我,2015年對于搞建築的人來說是最難忘了,公司由于非法集資並且拖欠

工資上上下下抓了百十個人,我雖然幸免于難,卻也徹底失業了。



我所在的城市是三線城市,物價不是特別高,工作了十幾年,家?還是有一

定積蓄的,就這樣混混沌沌過了幾個月,也找了幾次工作,雖然有十幾年的工作

經驗,但畢竟年齡擺在那,再加上這個行業正在走下坡路,我又不善言談,一直

也沒找到合適的工作。好在老婆並沒有給我什麽壓力,她最了解我了,知道我是

什麽性格的人,一直安慰我照顧我,還拖她的幾個朋友給我介紹工作。



我老婆叫林涵,比我小5歲,在給一家廣告公司做兼職設計,我們是在合作

一個項目時認識的。我第一眼見到林涵就被她的美麗吸引了,現在依然清楚的記

得她當時的樣子,一頭如雲的秀發,鵝蛋臉,有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165的

身高,上身穿著白色短袖制服,露出雪白的肌膚和大約34的乳房,不到22的

細腰上一條黑色短裙剛到膝蓋,緊貼著修長的美腿,如果按照現在的流行語來說

絕對的百分百女神。我苦追了2年才徹底打動了老婆,當時我爲了追求她,真是

用盡了辦法,現在想想恐怕已經沒有那份勇氣了。如今結婚已經十多年了,歲月

讓當初的女神變成了現在的美少婦,老婆每天都會去做瑜伽,也一直注重保養,

雖然三十多歲了卻依然煥發動人,沒有太大變化,隻是少了年輕時的可愛,現在

的她卻更加溫柔賢惠了。



失業的第二年,我開始變得急躁,眼看家?的錢開始越花越少,我卻一點辦

法也沒有。一天晚上,正當我躺在床上看著58同城?的招聘信息的時候,老婆

突然鑽到我懷?抱著我說:「老公,我一個同事去年辭職了,聽說她現在辦了一

個培訓班,專教設計的,學的人特別多,她一個人都忙不過來,要不咱也開一個

吧。」



我開始並沒有理會老婆的建議,隨口敷衍道:「你知道現在的房租有多貴,

咱們要開一個輔導班,光一年的房租就得好幾萬,而且輔導班需要教育局批準,

不好辦,還是想點正經事吧。」



「誰說要租房子了,我那個同事就是在家辦的,也沒有什麽執照,就是幾台

電腦,再買點桌子椅子就行了。」老婆月眉輕擰,認真的說道。



我放下手?的手機,側過身體,眼前一個極緻性感的女人赤裸著身體依偎在

我的懷?,潔白柔軟的木瓜奶貼在我的胸膛上,兩隻長著長長睫毛的眼睛正專注

的看著我,身上的香味讓我難以自持。我順勢擡起一直胳膊伸到老婆的脖頸下,

另一隻手搭到飽滿的肉峰上,親親的揉捏著。



「哎呀,跟你說正事呢,老實點兒,先聽我說。」老婆怒目而視,將我的手

拿掉,然後繼續補充說:「咱兩人搞設計都搞了十多年,肯定沒問題的,再加上

咱家房子這麽大,又在市中心。」



老婆說的不是沒有道理,家?的房子是我父母留下來的,150多平,三室

兩廳確實夠大了,一邊考慮老婆的建議,我一邊再次把手放到了老婆又大又白的

奶子上。



「可是我這個人嘴笨,能給人上課嗎?」我用手捏了捏老婆粉嫩的乳頭說。



「沒事,你可以看我上幾節課,我們公司的員工培訓原來一直都是安排我做

的,我有這方面經驗,到時候我傳授給你,而且我還悄悄打聽了我那個同事開培

訓班一些事項,咱們可以借鑒借鑒呢。」老婆一臉得意的說道。



老婆的建議給了我一些思路,我卻依然有些猶豫,雖然不用房租但是至少需

要一些電腦之類的設備啊,這些加起來的費用恐怕也不是個小數目。而且從來沒

有接觸過這一行,俗話說「隔行如隔山」,不知道老婆說的這條路能不能走的通。

但是不試試誰又知道行不行呢,老婆的這個建議突然讓我找到了年輕時的那股沖

勁,反正現在已經山窮水盡了,不如放手一搏。



「老婆,我覺得我們可以試試,我有一個朋友專門賣電腦的,從他那?弄幾

台電腦應該會便宜一些。至于桌椅咱們可以從舊貨市場上淘一些回來,我以前上

班經常路過那,有一些家具還是比較新的。」



我輕輕用拇指和中指夾住乳頭,大拇指稍稍用力按在乳頭上揉搓著,老婆立

即因爲敏感而輕顫不已,小葡萄慢慢的在我手中因爲充血而變得腫脹。



「老公,你好色啊……」老婆輕扭細腰,一隻小手悄悄伸進了我腫脹的內褲。



「誰讓你這麽誘人呢,是個男人都把持不住。」我一臉壞笑。



「你怎麽這麽討厭啊,沒一會正經。」老婆白了我一眼。



「那家?怎麽收拾,用不用裝修下?」我稍稍控制一下欲望問道。



「不用裝修,騰出兩個臥室做教室,客廳可以做接待用,剩下一個臥室我們

晚上休息。」老婆滑嫩的小手在我內褲?溫柔的撫摸著。看來老婆想了好久這個

事了,早就做好了準備。



「老婆,你想過沒有,關鍵是招生方面怎麽解決,必須得做一些宣傳,這個

是最難的。」我邊問邊將礙事的內褲扒掉,方便老婆的撫摸。



「放心吧,老公,我早就打聽好了,我們就在各個信息平台上發布一些招生

信息,再做一些網絡推廣,我那個同事就是這麽弄得,肯定有學生過來學的。」

老婆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溫柔的小手一直恣意撫弄著堅硬無比的陰莖。



看著老婆堅定的目光,我不得不選擇相信她,但是此刻我的浴火已經焚身,

急需發洩。



「老婆,我決定就按你說的辦,但是現在我得先把你辦了。」說罷,我飛快

的脫掉老婆的內褲,猛地翻身把老婆壓在身下,堅硬的下體正好抵到柔軟的地方,

而那?早已經變得濕潤了。



「啊……」老婆發出一聲嬌喘,對我的突然攻擊猝不及防,兩隻小手護在胸

前本能得抵抗著我的身體。



我推掉老婆的手臂,手臂脫離胸脯,兩團美麗的大乳房躍然而起,顫巍巍地

亂晃。我手起掌落,結結實實抓住其中一團,嘴唇也親吻著的绯紅的面頰,此刻

老婆半閉著眼睛,嘴唇?發出嬌嫩的的喘息聲,剛才還一本正經的老婆一瞬間就

變得饑渴難耐。



在乳房上一頓蹂躏後,我的手順著完美的曲線慢慢下移,一直到泥濘的三角

地帶,手指輕撩將兩片陰唇分開,在敏感的陰蒂上來回搓揉。老婆明顯受不了這

樣的挑逗,不斷夾緊雙腿並口吐幽蘭發出陣陣呻吟。



「老公……給我吧……?面好癢啊。」老婆咬著紅唇,像是在忍受煎熬。



手指上已經全是老婆的淫水,挑逗的已經差不多了,我把老婆的腿擡起來成

『V』字形,挺起堅硬的肉棒,沾著濕滑的分泌物,頂開陰道口順勢而入,直抵

深處。



「喔……」老婆舒服的喘息著。



我扶著老婆兩條小腿,將全身的力量集中在腰部,一次比一次猛烈的抽插著,

龜頭的棱角不斷刮著陰唇間的淫肉,鮮嫩的淫肉不停流淌著水液,屁股下面的床

單已經濕了一大片。



「嗯……嗯……啊……」老婆不停的嬌喘著,爲了迎合我不停的扭動著臀部,

雪白的肌膚上布滿了淡淡的香汗。



我繼續抽插著,一邊聽著老婆動人的呻吟,一邊憧憬著我們的明天……